您的位置:首页>> 安全环保>>安全文化>>违章也可以理直气壮吗
违章也可以理直气壮吗
作者: 陈锐 来源: 时间:2019/4/22 8:16:53 点击:98

世界之大,无奇不有。身在化工高危行业,工作中违章的事时有发生,理直气壮地违章我也面对几次,所以试着写出来曝曝光。

话说大检修工期正紧,天天检修专题会催命鬼似地催促,车间一个个电话打过来,一会儿水系统投运,一会儿蒸汽系统备网,一会儿又工艺系统准备气密,一个个指令,指挥得我们团团转,天天加班加点,进度还是赶不前去难以应时。人说萝卜多了不洗泥,只要稍微马虎一点,进度就能加快一大截,人也就不这么被动了,但是我不敢,因为我是做特种设备管理的,事关装置安全,半点马虎不得。记得大检修刚刚开始,我以为自己已经退居二线,检修的事跟我没有多大关系,就主动请缨做个好后勤,意思在检修报道上年轻人一臂之力,为检修做好宣传工作。刚揽完闲事回来,部长突然来找我,说是陈工啊,给你端个长条椅子,放个长条桌子,你给咱看着安全阀检修摊子吧。这活干了半辈子了,轻车熟路啊,见领导指示,能发挥些许余热,岂有推辞之理!所以欣然应允,立马上岗。干工作认真了一辈子,临退休了,不可能倒了牌子砸自己手艺么,所以管理一如既往,绝不会因为年纪大了而心慈面软。这不正是工期最紧的时候,有一个大块头的安全阀检修完毕交付校验,我按照惯例先查看校验单,然后再让进入校验程序。看到备注栏有脱脂二字,我把检修人员叫过来查证脱脂情况,结果被告知忘记脱脂了,我说这不行,解体脱脂,重新装配!检修班长犯难,说是挺大的阀,解体重装得老半天啊,要不囫囵个泡在四氯化碳里洗洗得了,我说不行,这是氧阀,有爆炸危险,不敢马虎,工期再紧,也得按规矩干活,不得违章!说完话我低头整理资料,突然背后地一声,吓了我一跳,我随着声响回头一看,是一个检修工人拿了扳手刚砸完我坐的长条椅子的后背,椅子背上留下一个深深的砸痕。这时候部长巡回检查正好走到离我不到一丈远的地方,恰恰地把这一幕看在眼里,立即打电话叫检修领队火速赶过来。领队来了,被部长狠狠地训斥一番,事后背过领导,领队笑嘻嘻地来跟我说陈工啊你看你有啥要求呢直接给跟我说,我一定好好配合,绝对让你满意,你看咱有事不通过领导成不成?我说你错怪我了,你们工人做那事的时候正好撞上领导在跟前,不是我告状的啊,我咋会那么无聊呢,又不是三岁的吃屎娃,有事没事找领导告状去!但是这个事情呢,你既然来了,那么我就提一个要求,你给这个人换个工作吧,不要让他再在这儿修阀了,下回你们再来渭化揽活,就不要让他再来了!违章作业本来就不应该,哪有这么理直气壮恶搞的,很抱歉那个人干不了化工厂的活,以后请你们自律,检修队伍选人要设置底线,谢绝那位老先生介入!领队脸红,讪讪着连连点头,我说以前类似情况也曾经发生过,工人干活不容易,咱们都理解,但是化工厂太危险了,不敢大意啊。我对付这种情况呢,本来是相信工人不会偷懒,脱脂结果也不去刻意检查,但是脱脂过程我是要亲眼见证的,没有见证的很抱歉,我会借了紫光灯来照射检查。以前有过这样一个阀,工人信誓旦旦地拿人格担保说是确实脱脂过了,结果我们在暗室用紫光灯一照,紫旺旺亮晶晶的全是光点,那工人就差没找个地缝钻下去,他的同伴在一旁打圆场,说是确实脱过脂了,只是脱完脂不该用抹布再擦进出口,抹布上有机油,太脏了啊……

我以为这是我遇到最奇葩的恶搞,这次彬长项目监造又让我长了见识,见到了更可笑的违章事件。说是二、三类压力容器,设计制造都是非常讲究的,开始制造之前,技术协议特别要求制造厂要做焊接工艺评定上报甲方和设计院审查,审查通过之后要严格按照焊接工艺评定进行制造。但是在实际制造过程中,细心的监造人员发现厚度40/42mm15CrMo设备筒体两道环缝打底焊接没有预热,提出质疑,制造厂居然不予理睬,继续施工。我巡回检查到了该厂,要求对这两道焊缝进行抽条处理,他们质检人员说是探伤没有缺陷啊,用不着返工,我说你们质检部大门上贴的处罚细则,不是明明写着15CrMo施焊不预热处罚200元么,怎么可以这么明目张胆地违章!质检人员说不过我,扭头走了,技术部长陪着焊接工艺员又来找我谈,说是虽然违章作业了,但是确实没有造成不良后果啊,探伤真的没有发现缺陷,要是有影响呢会产生裂纹或者延迟裂纹,要是有问题早就有裂纹了,没有裂纹就算了呗,何必再去追究呢!我说你们这说法不对,照你们这样说,那要焊接专业干嘛,不论啥材料,直接施焊然后用探伤来保证焊接质量不就完了,干嘛还要劳神费力地培养焊接方面的专业人才,做焊接工艺,进行焊接工艺评定,又是报备,又是审批的,一个没用的专业,养活了多少闲人!听了我这一番话,技术部部长低头,焊接工艺技术员含羞,两个人不再反驳,默默离开。我以为这事就这样有了结论,不会再被提起了,没想到他们厂总工主持召开专题会,又把这事拿出来讨论,说是就不要返工了吧,返工活不好干啊,真的是不好实施,后边的工序注意着点,不再犯同样的错误就好了嘛。我说拼板热压封头,合金钢厚度大的情况,是要求带随炉试板的,热压成型之后检测试板焊缝强度系数,如果达不到1,封头的拼板焊缝就得磨掉重新施焊,这种处理叫做抽条处理。抽条处理是一个很正常的焊接工序啊,焊缝返工有啥难实施的!总工汗颜,沉思片刻之后缓缓说道,陈工你看咱们把打底焊从内壁刨掉3mm,然后严格按照焊接工艺进行盖面焊,成不成?我点头称是,说这才是处理问题的端正态度么。

我以为这就是我遇到的最麻烦得事情了,没想到走到下一站,又遇到类似而又不一样的问题。这次不是15CrMo了,而是Q345R+S30408复合板,厚度40+4mm,现场检查,打底焊没有预热,我们提出质疑,焊工居然理直气壮地说只是打底焊么,回头是要清根的,可以不预热啊,我说不预热不行,不按焊接工艺施焊,信不信焊完我叫你返工!工人极不情愿地停止施工,开始架火烘烤。我和驻厂监造没有离开,一直等到一边加热,一边滚轮架缓慢转动,确认加热过的区域转到顶部施焊位置,预热温度达到焊接工艺卡要求的温度,才一去三回头地离开。驻厂监造脑门子上一层细碎的小汗珠子,双颊微红慑慑地说:没想到预热的作用是这样的,分明干干的筒体,加热之后钢材表面居然渗出来密密麻麻的一层水雾,真的是把钢材里面的水汽都逼出来了啊!”……因为有违章现象,又是A2三类容器,我们巡检时不时地会过去查看,看的这么紧,结果还是发现外部盖面焊的时候又息了火。工人的解释特有意思,一是刚刚才关了火,施焊母材还有余温,二是焊工站在筒体上施焊,脚烫得不行啊,三是盖面焊么,又不是层间焊接,我说你说的真有意思哈,内表面盖面焊不用加热,你加热就是违章了,但是外表面盖面焊必须加热,要保证层间温度,不然别怪我叫你返工。我们看的这么紧,另一台另一波工人施焊,又是打底焊不预热,我们干涉,工人又是笑嘻嘻地翻嘴,说我们也是血肉之躯,经不住铁板烧的灼烤,你们好赖得体谅点产业工人的难场啊!这时候正好容器车间主任巡检走了过来,事不过三啊,我忍无可忍冲着主任发作一回,说是你们打底焊不预热,盖面焊不加热,层间焊嫌烫脚,说了三次了,还一个劲地违章,怎么管理的啊这是!主任羞红了脸,满口答应立即整顿,从工段到班长,层层传达,坚决杜绝违章作业。至于烫脚的事呢,垫块岩棉隔热不就好了么,人是活的,还能叫尿憋死不成!

到了饭点,我们去食堂就餐,下班铃声响过,看见工人们一窝蜂涌进食堂,端着大海碗,捏着三四个大馒头,多少年不见的海吃大食堂的画面钻入双眸,我由衷地感慨下苦人的不容易,如此艰辛的劳作,挣着微薄的薪水,还要面对我们这样横挑鼻子竖挑眼的管理者的指责,低了头扪心自问,真的是于心何忍啊!见我菩萨似地低头垂目,驻厂监造小伙子迟疑地设问:你真的叫把打底焊没有预热的焊缝返工了?我说是的,经过了八轮谈判,初心不改,硬是板下脸来叫他们返工了!工厂重重地处罚了当事人,我也确实觉得有点太残酷,但是人在职场,身不由己,做工程管理呢,既得有菩萨心肠低头垂目的悲悯,也得有金刚怒目圆睁刚正不阿的威慑,因为化工厂是高危行业,不严加要求,以后会出大事,是对自己工友生命的不负责任,也是对国家财产的不负责任。干了大半辈子特种设备管理,习惯了心存敬畏,遇到啥事情都不敢大意啊,职业病根深蒂固,这辈子恐怕是改不了了,唉,我自己心里又何尝不痛苦呢,但是真的是别无选择没有办法啊……

也许是经历的太多了,已经不适合重返职场,也许是心肠变软了,慈难带兵,每一回出差归来,我心里都是矛盾重重,想到了要说服自己不再叫真,但是习惯成自然,事到临头,无论如何也还是做不到。翻江倒海的心底,渐渐澄明了一缕心绪,把经历的事情好好梳理一下,看看能否开一扇方便之门,放过娃们难以圆满完成的不会造成不良后果的小小差错?思虑再三,写个设备监造验收放行参考意见,不是打马虎眼啊,只要是真的不碍事,那就与人方便,自己方便了吧。放便放过了,但是对违章事件还是不能含糊,因为规章制度都是用血的教训写成的,对任何会造成严重后果的行为,很抱歉都还是必须违章必究!

渭化集团 版权所有 备案: 陕ICP备07002048

地址:陕西省渭南市高新区 邮编:714000

电话:(0913)2106688 传真:(0913)2112146